淘寶巴利錢包男,巴利錢包怎麽保養

2024-01-24 08:05:03
天貓推廣tmall.com > 淘寶保險 > 淘寶巴利錢包男,巴利錢包怎麽保養

本篇文章給大傢談談巴利錢包男,以及巴利錢包怎麽保養的知識點,希望對各位有所幫助,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。

文章詳情介紹:

熱衷奢侈品的小鎮青年:月薪5000元、借包相親、求身份認同

他們會經歷壹些沖突的時刻。

今年7月末,林玉回湖北紅安縣的農村參加婚禮。村民——那些她叫不全名字的親戚們,用壹個塑料桶裝著摻了雪碧的長城紅酒。

他們用壹次性的塑料杯子,盛滿這種“酒”,互相幹杯。臨走的時候,她年邁的姥姥往她的LV水桶包里,塞了壹包油炸饊子。

王雲也不例外。端午期間,她和高中閨蜜約在壹傢縣城的烤魚店里——“盜版的爐魚”。

她們圍著結著壹層油垢的桌子,討論追劇、護膚和朋友的戀情。“每個人都背了壹個差不多的包,LV、 CUCCI或者YSL,不算太貴的款,壹兩萬這種。”

林玉和王雲都是90後,分別生活在湖北宜昌和浙江臺州,兩座平均月薪不足5000元的小城。她們代表著壹個共同且數量龐大的身份——當代小鎮青年。

更多的時候,他們安耽於日常生活,朝九晚五,和北上廣的年輕人逛同壹個淘寶,刷同壹個抖音,追同壹個明星,關心相似的問題。互聯網抹平了信息與時尚的鴻溝。

天貓數據顯示,三到五線城市已經逐漸成為奢侈品消費的主力人群之壹,增速是壹二線城市的1.5倍。由於奢侈品門店並未下沈到小城鎮,天貓正在成為他們的“香榭麗舍”。

這是他們的故事,從中窺伺到小鎮青年的愛、欲望以及身份認同。

文 | 程承

編輯 | 萬芳

“沒錯,牠就是壹種階層認同”

故事講述者:林玉,25歲,房產中介

地點:湖北宜昌

我為什麽買奢侈品?答案很簡單,我想過他們的生活。

我第壹次感覺到階層的問題是在10歲那年。

我從湖北紅安縣的農村去武漢的親戚傢過暑假。他們傢里有壹位比我大兩歲的表姐。臨行前,表姐的媽媽,把表姐的舊衣服鋪了壹床,然後讓我挑。

“挑吧,隨便挑”,她插著腰說。我感覺像被針紮了壹下。當時,我身上穿著壹件已經有些鬆垮的白T恤,袖子上還有壹個小洞。

我的童年是在農村度過的。十二歲才被父母帶到了宜昌。他們在壹個市場里租賃了門麵,賣五金建材。

因為從外地轉學來的,開始的時候,我被同學們孤立。他們不跟我講話,同桌在桌子上畫了壹條“三八線”。在潛意識里,我隱約的感覺,想要融入壹個群體,是很困難的,除非妳最後變得和他們壹樣。

高中畢業之後,我去武漢唸了壹所大專。

讓我印象深刻的是,報到第壹天,我回到宿舍,壹位室友已經在整理行李。她很瘦,臉小小的,下巴尖尖的,穿著短褲和吊帶衫,頭發挑染出幾縷藍灰色,臉上畫著濃妝。

她的桌子上,護膚品擺了十來瓶。95後的梳妝臺,也不輸後來網上熱炒的00後的梳妝臺。

圖片來源於壹伴

我們的學業負擔不重,年輕人聚在壹起有大把時間無處宣泄,談戀愛、打遊戲和逛街購物,就變成了很多人的日常生活。

女孩的虛榮心在這種環境里,被放大了。我確實知道有些人,為了壹個iPhone或者壹隻奢侈品包包會去壹些網貸平臺借錢。

環境會形成壹種壓力,其實不應該苛責他們。如果壹個女孩,堅持樸素簡潔是壹種美,但是她身邊所有人,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,交很多男朋友,三個月後,這女孩心態肯定崩了。

我在大學里學會了化妝。第壹次買貴價的護膚品,是快畢業的那年,當時,我在武昌找了壹傢單位實習。

圖片來源於壹伴

兩個月之後,我領到了3000塊的實習工資。我花了近2000元,買了CPB的壹套護膚品,準確說,壹套還沒湊齊。我在淘寶上找的壹傢代購店鋪,朋友推薦的,據說是正品。

畢業之後,我先去武漢世貿廣場壹傢美妝品牌做銷售。世貿廣場旁邊的武漢的國際廣場,是全城最高檔的商場,壹樓的外立麵,就是LV的門店。

我最喜歡的事,就是中午休息或者下早班之後,去國際廣場里逛壹圈。

工作之後的第壹個月,我用花唄分期,在天貓上買了第壹個輕奢品牌的包。送貨之前,我每天都要刷很多遍物流信息。第二天背去上班的時候,我覺得步子都輕盈了。

在武漢工作三年,每個月工資到手五、六千元,刨去房租、日常開銷之後,所剩無幾。去年,在父母的強烈建議之下,我回了宜昌。

經親戚介紹,我去了壹傢房地產公司當銷售。賣房子雖然辛苦,經常要在外面跑來跑去,但房產銷售的提成也是最可觀的。

圖片來源於壹伴

從武漢回到宜昌有什麽變化?我覺得是之前的緊張感和自卑感消失了。

我經常能聽到壹些人稱贊我漂亮或者有品位,在以前這很少發生。我的朋友圈,也在重新緩慢地建立起來,其中也包括壹些原生家庭富裕的人。

在小城里,人會不自覺的,形成圈子。小時候這種圈子由興趣愛好、性格或者家庭決定,現在,消費水平和品味似乎變成了越來越重要的決定因素。因為牠大概率會決定,我們才能吃到壹塊,玩到壹塊,有話題可聊。

圖片來源於壹伴

十月份的時候,因為銷售業績不錯,我拿到了壹筆不菲的提成。宜昌沒有國際廣場,我的逛街需求轉向了淘寶和天貓,反正牠們24小時不打烊。我在天貓上買了壹套3000元的裙子,作為給自己的獎勵。

中旬的時候,我穿著牠去參加了壹次高中同學聚會。地點選在宜昌市中心的壹個酒樓,大傢都有了很多變化。

吃飯的時候,繞著桌子走壹圈,看看女孩的包,就能發現,其實在小城,奢侈品沒有那麽遙不可及。那次聚會之後,我又和壹些新朋友走近了。

小時候,我壹直有種醜小鴨的心態,自卑感很重。我想要過更好的生活,用更好的東西,這並沒有錯。

“27歲,擇偶焦慮,開始買包”

故事講述者:李靜,29歲,國企員工

地點:江蘇鎮江

我第壹次接觸奢侈品,不是在北京,也不是在深圳,而是我27歲回鎮江的時候。

坐在旁邊的同事,也是我曾經同壹高中的同學,對包、口紅、珠寶的品牌如數傢珍,而我卻壹無所知。我記得她看我的表情,瞪著眼睛,微蹙著眉,懷疑我是否在“裝”。

圖片來源於壹伴

從2008年離開鎮江去北京求學,到2018年回到故鄉,我有十年的時間生活在壹線城市。

我媽是鎮江壹所中學的老師。初中以前,我都生活在學校的傢屬區。同學的父母和我的父母相互認識,上壹代人之間的關係和我們這壹代人的關係是壹樣的。

可能因為教育或者時代的原因,很長時間,我壹直對“愛外表的美”有壹種恥感,認為內在美和性格才是魅力的來源。

我的專業是理工科,大學是北京壹所重點院校。畢業之後,去了深圳壹傢公司。因為行業相對封閉,身邊的女生並不算多,“時尚”沒有進入我的視野。

深圳是壹座年輕的城市,四季溫暖潮濕,生活在這里的年輕人沒有身份標簽。在最初的壹年,我幾乎覺得自己會永遠留在這個城市。

我加入了網上的戶外組織,他們經常組織騎行。

圖片來源於壹伴

印象最深的壹次,我們把自行車運到香港,環港島騎行。從太平山頂俯沖而下,穿梭於中環的摩天樓群,鹹濕的海風迎麵吹來,我覺得平靜又愉悅。

當然,這樣的時刻隻是生活的局部。大多數情況下,我過著從出租屋到公司,兩點壹線的生活。出租屋是兩室壹廳,60多平米,我和朋友合租。小區老舊,樓與樓相隔不足兩米。

在深圳的第三年,我開始感覺疲憊。

有壹次,為了辦簽證,我去人才市場取戶口卡。工作人員隔著壹層玻璃,拿出厚厚壹疊戶籍材料,冷漠地翻找著。每張卡都是壹個人,跟我壹樣的,我們壹起寄居在壹個陌生人的首頁卡下。

我第壹次感覺,深圳太大了,而人太渺小,也太輕飄。

圖片來源於壹伴

2017年7月,我辭職離開深圳時,三個箱子裝滿了我全部的傢當。通過父母的關係,進入鎮江壹傢國企工作。

我住回了父母傢,睡在少女時代的床上。從小學到高中的成績單與獎狀,父母都小心的收好。每天晚上,電視里播著新聞聯播,我們壹起坐到餐桌前吃晚飯,用方言聊著瑣碎的日常。

深圳和鎮江最大的不同,大概就是妳買了壹輛寶馬,第二天,妳同事的前同事的女朋友立刻就知道了。但是,熟悉的人際圈子,穩定的慢節奏的生活,讓我感覺安全和妥帖。

27歲,在深圳,妳是年輕人,但是在鎮江,妳要給自己再加3歲——擇偶焦慮就這樣,突然來襲。

幾次相親之後,我陷入了大齡剩女最常見的困境:高不成低不就。那些我心目中列入備選項的男性,幾乎無壹例外——看臉。那些會打扮,漂亮,有品位的女孩,才在婚戀市場上有競爭力。

圖片來源於壹伴

在27歲的高齡,我才開始學化妝。我記得很清楚,當時我在網上查好了,想買Make up forever的粉底。我找了壹個朋友帶我去線下的逛街,結果因為記不清牌子,買成了蜜絲佛陀的。

開始的時候,我不敢花錢。我的第壹個奢侈品包包,是在閑魚上淘的壹個二手Burberry的錢包。不過,我很少告訴別人,我也在閑魚買過東西。

不久,我又從隔壁桌的同事那裏,買了三隻沒有拆封的墨鏡。她有很多的包,集郵壹樣。

2018年的時候,我通過校友會,認識了現在的老公。當時,他是我所有可以嘗試交往的男士中,條件最好的壹個。

在確定關係之前,我去了壹趟他老傢武漢。當時,我背的包,是找那位同事借的,壹款Chloé的馬鞍包。

臨行前壹天,他帶我回了傢。他的媽媽,送了我壹個Chloé的小豬包。我後來上淘寶查了壹下,售價壹萬多。我第壹個萬元包,是我未來婆婆送的。

那段時間,女神進化論,黎貝卡等時尚號也逐漸浮出水麵。相比高冷,小城少見的時尚雜誌而言,牠們大大降低了時尚資訊的閱讀門檻。

鎮江的中產,其實不像北上廣的人想像中的那麽土。我身邊很多人,對時尚其實非常有研究,品味極好。

其實不難理解。我舉個例子,那位“奢侈品專家”同事,她的父母、丈夫的父早在幾十年前就算是中產了。兩傢早早各買好了兩套房。她所有的收入,都是可支配收入。工作之余,她有大把的時間,可以學古箏,學插花,當然,也可以用來鉆研奢侈品。

去年,我結婚了。對奢侈品,我沒有那麽焦慮了,我在慢慢向他們靠攏。

每年,買壹隻包,壹兩件好品質的大衣,從天貓的官方旗艦店或者找靠譜代購,買幾雙鞋子。

壹切很自然,牠們對我而言,越來越像普通、正常的商品。

“唯壹不同的,是妳的結婚對象,可能是朋友的前男友”
故事講述者:王雲,28歲,銀行職員

地點:浙江臺州

我的“時尚啟蒙者”是我爸。

2010年高考結束,某天我爸在餐桌上跟我說,“妳是大姑娘了,可以學化妝了”。

兩天後,壹個化妝師出現在我的臥室里,給我上了壹堂彩妝課。她是我們縣城的婚禮跟妝師,彩妝課收費500元/課,是別人推薦給我爸的,他礙於情麵,不好拒絕。

我爸,並不時髦。

我傢在浙江臺州管轄的壹個縣城里。在浙江,臺州並不聞名,衹有在臺風季的時候,會出現在本省報紙的社會版。至於我生長的縣城,更加籍籍無名。

我爸,是壹名普通的國企職工,畢業後被分配過來,在工廠里幹了壹輩子,娶了同廠里的女孩,在職工宿舍里生下了女兒。

在那個職工宿舍里,我們壹傢生活了8年。

宿舍共五層,在北京,牠被稱為筒子樓,每傢在走廊里擺個煤氣爐子做飯,公用走廊盡頭的廁所和浴室。每個人都互相認識,對每戶人傢的喜事、喪事都如數傢珍。

關於那裏的記憶,大多已經模糊了,有壹個畫麵卻印象深刻。夏天午睡醒來,躺在涼席上,吊扇吱悠吱悠,樓里夫妻吵架,孩子啼哭,窗外聒噪的蟬鳴,都聽得壹清二楚。

縣城僅有四條中心街道,也是我的生活半徑。小學、初中、高中都相隔不遠,在同壹個方向。起初,我爸騎自行車載我上學,後來騎電動車,再後來我自己騎車。

這壹路的風景變化非常慢,例如,有壹傢餛燉店,最早的時候,是壹位婆婆在經營,現在婆婆已經去世,她的兩位女兒接手。我小時候,她們還是青春少女,現在已經四十多歲,孩子上初中。

我爸給我找彩妝老師的那壹年,我18歲,手機還是3G網絡,除了發短信和聊QQ,無法承擔更多功能。課程結束之後沒多久,我買了人生第壹套彩妝,品牌是美寶蓮——消費世界的門已經緩慢地打開。

2010年9月初,我拖著行李,離開了縣城,坐了二十多個小時火車去了成都上大學。

圖片來源於壹伴

在成都,我第壹感受到“大城市”意味著什麽——妳可以成為任何壹類妳想成為的人。在成都,我第壹嘗試穿吊帶衫、燙頭發、蹦迪。

大二那年,我在天貓上買了第壹個能被稱為奢侈品的美妝產品——蘭蔻的小黑瓶。

我在淘寶上逛了壹周,才下定決心付款,對於學生而言,牠真的很貴。但跨出那壹步後,我對價格的敏感度急劇下滑。

我的奢侈品教育,是在法國完成的。畢業那壹年,我在學校的平臺上法國壹傢商學院為期半年的交換信息,我報名了,被錄取了。2014年初,我從上海坐上了飛往巴黎戴高樂機場的飛機。

半年里,我花了很多時間在歐洲旅行、逛街、購物。3月初,我還接到來自臺州同學的代購需求——兩瓶Sisley全能麵霜。

即使在法國,Sisley依然昂貴,單價近人民幣900元壹瓶。我開始意識到,小縣城的消費能力不容小覷。

巴黎的精品店里,穿梭往來的都是中國遊客。有壹次,我路過壹傢LV的店鋪,看到壹位中年女士沖進店鋪,指著櫥窗里的壹款包,操著壹口東北話告訴法國服務員:“就那個,整倆。”

之後有壹次,我爸的朋友的女兒託人來咨詢我在法國買愛馬仕的鉑金包的事。那是我第壹次聽到款包,對牠的購買流程壹無所知。

周末的時候,我逛去了壹傢愛馬仕的門店,問打扮得壹絲不茍的年輕白人銷售:“鉑金包有嗎?”

她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回答“沒有”,我轉身大搖大擺的出去了。

後來我明白了鉑金包是什麽之後,突然在想,那天的銷售內心是不是在翻白眼:“這個中國人怎麽這麽土,都不知道鉑金包要配貨嗎?”

不過,至今我還沒有見過真的鉑金包,牠不屬於我這個圈層。

在法國,我開始買輕奢品牌的包和鞋子,比如COACH、MK之類。返程的時候,因為幫縣城的朋友代購,我的行李都超重了5公斤。

圖片來源於壹伴

我為自己買了二三十隻口紅,YSL、蘭蔻、雅詩蘭黛,什麽都有。現在我也好奇,當時怎麽有那麽旺盛的欲望呢?不過,那些口紅最終多數沒有用完,放過期了。

畢業之後,我選擇回到臺州,去縣城的壹傢銀行工作。並不像大城市的人想象中的那麽固化,縣城也發生了很多變化,樓房越來越多,商業街的商鋪每隔半年就撤換壹批。

壹些出現在杭州的店鋪,比如網紅烤魚店、奶茶店等,很快會在縣城的街頭出現。不過,山寨的事時有發生,例如我傢附近那傢盜版的“爐魚”。

其實縣城里的年輕人,和壹二線城市里的也沒有很多差別。我和朋友聊天的內容,和那些北上廣的同學聊的話題壹樣。唯壹的不同,是妳的結婚對象,大概率會是朋友的前男友。

圈子太小,攀比和較勁不可避免,彼此相互看齊,心照不宣。

在縣城里,壹個小圈層里的人都差不多,他們會看同樣的劇,關註同樣的公號,感興趣同壹類綜藝,買差不多價格的衣服。他們有壹個微信群,還可能有壹個淘寶群,互相安利種草。

壹個人開始買LV,就意味著其他人很快會背相似價格的包。

大部分時候,我們的生活安逸而簡單,甚至有些乏味,朝九晚五,晚上追劇。也有壹些時刻,我無比懷戀在巴黎的生活。

我記得有壹次,大概是四月的時候,我獨自散步去巴黎聖母院,在廣場的椅子上坐了兩個小時。有那麽壹瞬間,我覺得廣闊的世界離我很近,壹個人,居大都會,我有無限可能。

(應采訪者要求,王雲、李靜、林玉為化名)

作者:admin | 分類:淘寶保險 | 瀏覽:5 | 迴響:0